顾辞归

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529叶修生贺】而你不朽

有点晚不过还算是赶上了啊……还是第一次赶上叶修生日,叶修和叶弟弟生日快乐呀

老叶真的算是全职初心了。小队长有那么好!

————————
  你保存文档关上了电脑,夜晚房间里的最后一缕光芒散去。你将自己埋进柔软的床褥,任酸疼的疲惫感潮水一样慢慢将你淹没。

  是他的生日。你不顾第二天还要天刚亮就爬起来上学,贪晚到后半夜只为赶出一份不会被收到的祝福。

  你没有发出来,一向文辞流畅的你卡在了结尾。差一句话,无论怎样说都觉得有什么不够——你想给他最好的,却绞尽脑汁无法想出什么漂亮的文字来表现他的好。 

  熬夜太晚了,眼睛有些疼,困意却早已消散。你本以为自己会失眠,躺在床上静静感受着眼睑合上后绝对黑暗中涌动变换的色块,倒不知何时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朦胧间,你看到了漆黑以外的光影。起初是旋转着交合的混合色彩,然后更加明亮,像是夏天正午透过榆树密匝浓荫炽热却干净的白光,蒙着一层纱重度近视一样的难以看清什么,只感觉像是某个狭小卧室的天蓬一角,墙壁刷得雪白,有一些时间留下的浅灰斑痕和角落织起挂着灰串的蜘蛛网,窗帘挂在简单到简陋的杆上,像是在晃动。

  再然后,你的视野渐渐清晰,笼着的那层雾退潮般慢慢散去,露出阳光照耀下残留着海水的细砂和卵石——同你想的一样,那是一间不算多乱却足够称得上简陋的卧室。耳边轰鸣散去后已经安静了下来,听得见窗外车马来往混着蝉鸣树动的噪杂;听得见夏日带不来什么清凉的风吹动半掩的窗子,生锈的合页发出叫人牙酸的吱呀;也听得见房间传来键盘鼠标敲击出富有节奏的声响……

  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起身,不算结实的床板晃动,发出不小的声响。你看到床尾对着的墙壁边架着简单的电脑桌和电脑,桌上堆着用过的纸巾、喝剩一口绿茶的玻璃杯,摊开的笔记本上图示标注密密麻麻;电脑的显示屏上刀光剑影,旁边最顺手位置放着的烟灰缸里烟尾股戳得乱七八糟。电脑前坐着的人还在吞云吐雾,背影看上去无比熟悉,却仍带你看惯的那个样子已经磨去的稚气,不算硬朗的脊背还有着少年没有长开的瘦弱,但你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终将一点点蜕变,拼杀、争夺、加冕、从王位上跌下并再次身披荣光归来;他会成为只静立于此便足够让人安心的王者,心头燃着永不熄灭的火焰,那颗尚且锐利的心终会磨成一身从容风骨,像温润的宝石裹着平和却富有力量的清风;他终会用双肩扛起沉甸甸的荣耀,会在竭尽全力后露出一个近乎释然的欣慰笑容。

  你眼眶发酸,紧紧捂着嘴堵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轻呼。他听到床板的声响疑惑转头,眼神却透过你的身体看向更加背景的东西——你这才知道他看不见你。

  可不知是不是滤镜使然,方才你看到的那双眼睛因熬夜有些血丝红肿,但你却呼吸一滞。

  你分明在那双漆黑的瞳孔中看到了沉静而深邃的星空。

  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因太过迅速而不甚清楚,但有什么呼之欲出的情感却随着走马灯似的耳闻目睹在心中刻下难以拭去的深痕。而你只是怀着一腔复杂交缠说不出悲喜的情绪,静静地看看眼前这个少年一步步走过。你看见他和另一个同样意气张扬的少年在网游里杀出一片天地,嬉笑怒骂和面对面板参数时将近忘我的讨论中,他日后即将拥有的整个盛世的最初样子一点点成型;你看见他在跨出那决定性一步后立刻痛失挚友的大喜大悲,哄睡哭得脱力的女孩后坐在医院夜晚寂静渗人的走廊里,被身边缭绕的青灰烟气包围——你这才意识到有些人的成长只是一个瞬息的巨创,眉眼间最后的那些轻狂幼稚在一夜之间褪去,竭力挺直的脊背透着显而易见的疲惫,更多却是前所未有的可靠和坚韧,仿佛就能这样用尽全力撑起一片天地。

  你看见你深深爱着的光芒亲手开创了三年屹立不倒的盛世,也看见他第一次伏倒在登顶的最后一阶上,做了别人的垫脚石。彼时使山体分崩离析的树藤已经潜在暗处抽了嫩芽,而他靠在比赛席的座位上看着屏幕闪烁的光标,长叹了一口气,起身走进了选手通道。他仍然平静背影也稳,可你却特别想伸手隔着世界的虚空——给他一个拥抱。

  你或许一直知道这是梦,但却不希望醒来。当五月末尾早升的晨曦隔着厚重窗帘,散成一室微明的柔光将你从梦中唤醒时,你没有再像往常一样躺回去装死,而是爬起来打开电脑,在没有打上“end”的文档后最后补了几行字:

  世间万物聚若流水,动如参商。唯你荣耀不灭,盛世不倒,光芒永存。

  叶修,队长——

  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