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归

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拟人】[双子百合向]同频相容

*原本是给双儿的生贺……后来觉得黑钢琴x白钢琴这个脑洞开得有点大就在这儿存一份

【 给双儿的生贺】【黑钢琴x白钢琴拟人】
同频相容  by:西桯

1.

我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很干净的屋子里。

干净的阳光,干净的墙壁,干净的树影,干净的奶黄色窗帘,从半掩的窗口吹进的、干净的空气……一切自然的仿佛新生一般。

墙边并排摆放了两架钢琴,白的,黑的。

在我游荡完整个房子并十多次出门跳窗未果后,我意识到,我是那架钢琴,黑色的。

我看不到自己的样貌,但是我明白自己没有实体。

我碰不到任何物体。它们都会一一穿透我的身体,穿过去。

除了那架黑色的钢琴。

白色那个我也碰不到。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按下自己的琴键,却按不响它的。

同样是黑白分明的键子啊,为什么按不到呢?

我无解,同样好奇。

2.

   我慢慢发现,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小女孩儿会来。利索的马尾,一副黑框眼镜,身上的衣服非黑即白素气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戴孝呢。

   对,如果加上她那一副淡然若水冷若冰霜好像全天下都欠她八百万的表情的话,就更像了。我暗自吐槽。她太安静了,每次来都一句话不说,只是弹琴。没有固定的时间,弹够了就走,来来回回就重复着一首曲子——《野花》。

   这个曲子不难,不至于让一个人来来回回练几十遍还练不熟。但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一遍遍弹。

   她的琴声特别细腻。原本很悲伤的一首曲子,被她弹得更加凄婉,旋律细水长流。

   在她来的时候,我就坐在她旁边,看着那双手在琴键之间变幻,听得出神。

   那首钢琴曲响起的时候让我莫名难过,情绪被无形的力量钳住,紧得泛酸,却仍有挣扎的趋势。那是一种在绝对的黑暗中看到飘渺的希望,便倾尽全力地追求那一线光明时才有的,绝望的努力。

   风吹开奶黄色的纱帘,地上的影子晃动起来。我透过她的身体,望向另一边的白色钢琴——那架琴,没人去弹。

3.

   独处的时候总是很无聊,除了我的本体,其他的一切我都碰不到。

   每天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站在白色钢琴的旁边,虚抚着它的琴键。

   那架与我相似却不同的存在似乎特别有吸引力。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它,看着阳光轻轻漫过它的琴身,看着尘埃在他身边缓缓打旋儿,看着银色的月光洒在它脚边拖出长长黑影,看着红色的晚霞给它镀上金边…戴黑框眼镜的女孩不来时,我可以一看便是整个昼夜。

   我碰不到它,但是我敢肯定,它给我带来的那种亲近熟悉的安定感,绝对不是我的幻觉

4.

   那个女孩子有好些日子没来了。原本房间里就来不了几个人,现在倒是让我觉得更加无趣。

   好久没有感觉到在她弹琴时那种绝望的希望了,我深知那些情绪不属于我,作为一个乐器,所有的情感都取决于自己的主人。我的生命存在于音符之中,所以那些寄托在音符里的东西,尽管与我无关,却也和我深深相连。

   那为什么?

   作为一个乐器,理应不拥有自己的感情。那为什么?

   那架白色钢琴带给我的安定感……是为什么存在的……

   ……

   轰!

   一阵莫名的悲恸在身体中炸裂开来,撕心裂肺,痛彻心扉。我几乎无法稳定心神去探究情绪的来源,只知道这份足以吞噬一切的绝望让我无法忍受。如果我可以,如果我是个人,我一定会选择了结生命。

   那是一种将心脏生生剜掉,失去唯一的精神寄托、临近崩溃的痛楚!

   那个女孩子,她怎么了……

5.

   女孩在第二天来了。说是第二天不太准确,因为她是在凌晨来的,刚刚过了午夜,月色正好,万籁俱寂的时候。

   逆着月光,我有些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能看见一团黑糊糊的、女孩子的影儿。她好像瘦了很多,原本单薄的身形此时摇摇欲坠,让人不由得产生她下一秒就会摔倒的错觉。

   她晃晃悠悠走到黑色的那架钢琴前,与之前一样细腻的琴声。只是绝望没有了,平平淡淡的,甚至带了点如释重负的轻松。听得我好像也平静了许多,像是被卸掉什么包袱似的,特别安心。

   我一直站在她旁边,从月色皎洁,到晨曦微明。当第一缕光线穿透云层,静静洒进房间是,她的手指停了下来,指尖微红,额角上也渗出细密的汗珠,我看见她仰起头,朝阳在她五官上细细软软铺下一层。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我有意识以来,她的第一个笑。

   没有了平时冷冷淡淡的伪装,现在的她,笑得特别明亮。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似乎已经看到了晨曦啊。祝福你。

6.

   几天以后,黑框眼镜的女孩又来了。这次她是搀扶着另一个女孩一起来的,而且她的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温和的笑。

   另一个女孩穿着浅粉色的家居服,身形有些消瘦,精神却很好。她有着与眼睛女孩不同、却极其相似极其契合的气质,仿佛她俩原本应该是一个整体。

   她坐在了白色钢琴前时,我明白了,那个一直空着的、位子的主人是谁。

   她们相视而笑,接着,旋律随即而起。

   钢琴,乐器之王,特殊的音色让它与许多乐器都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无论是小提琴的柔美,还是萨克斯的深沉,亦或是与古筝合奏时西洋与古韵的结合……都能够让人产生难以忘记的美。

   那么,如果合奏的是两架钢琴呢?

   她们的手指还在飞舞,野花,还是那首曲子。野花野花,哀伤的恋情,那些绝望、希望、挣扎、痛苦,哪一种情绪加在其中都显得合乎情理。但她们创造的乐音中,没有哪怕一点哀伤,取而代之的,是紧紧相拥的安心和温暖。

   当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慢慢出现在空气中时,我笑了

   一切都明白了。

   阳光透过奶黄色的纱帘,在地上投下明亮的光晕。

   音符还在缓缓流淌,我在温柔得像是拥抱的旋律中,轻轻握住了身边白衣女孩儿的手。

   她怔了一下,抬头。

   一个发自内心,毫无保留的笑容。

   白裙子的女孩,就是那架白色的钢琴。

7.

   —“如果合奏的是两架钢琴,那会怎样?”

   —“这个啊……”

   —“当然是像左右手一样的默契……”

   同频相容。

——全文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