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归

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林方】Essential(2)

@紫宸 的生贺三连第一发

剩下的请进主页领取~

赶得比较匆忙,可能一堆虫,我过后再改……实在不赶趟了,先对付收着(什么态度)x

以下正文
————————————————————
2.没有暖气时互相捂热冰凉的手

  周六仍然照常上课,而且是六节大课连轴转总是一件让人想要骂街的事情。

  方锐第无数次从练习册红黑勾画的史实论据中抬起头,目光扫过悠然转动的指针,最后落在过道上拿着卷子眉飞色舞的班任身上,打了个哈欠,低头从书桌里掏出手机按亮屏幕。

  [老林,我要困死了……]

  编辑好发送,把手机放回去抽回手,抓起笔凭意念将班任刚才强调的重点胡乱记在练习册上。回复比他想的要快,手机躺在桌堂里嗡地震动了一下。

  [你好好听课。]

  方锐撇了撇嘴,脑内槽了一波自家室友这个当爹的画风。没来得及回复,第二条消息又紧跟着来了。

  [你们周六放学早吧,导师今天有事,我那边结束得快。要不要我顺路接你回去?]

  得,你还真成我爹了?

  方锐这次是真没忍住噗得笑出声来,身边的同桌垂死困中惊回首,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接着趴回去在一栽睡死过去的边缘挣扎。他盯着题干里“市场现状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影响”老半天,鬼使神差地将刚刚编辑好的“林大大真当我小学生?”删除,发了一个“好”字过去。

  这次再没有恢复。方锐把手机收好,闭了闭眼又睁开。班任中气十足的讲题声还在不大的教室里四处碰撞,有靠窗户的同学抬手开了窗,十一月冰冷的空气从室外灌进来,方锐突然感觉自己精神多了。

  或许是寒冷使人清醒,又或许……

  又或许他只是有点开心。一点小小的期待有时候会比什么种类的风油精都要见效。

  放学后天色已经基本暗了下来,只有天边那一抹几乎快要沉入余晖还有着它最后的倔强。原本很是庄严气派的学校正门梁上,一排无论看多少次都让人觉得违和到无力吐槽的大红灯笼也在寒风瑟瑟中尽职尽责地亮了起来。方锐刚出校门就在校门口混乱不堪的车辆和人流中捕捉到了林敬言的身影,随处可见的发型和装扮并不惹眼,一手提着电脑和书,一手拿着手机单手翻动屏幕。

  方锐看了几眼,对自己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上的技能点相当满意,于是咧嘴笑开,放慢了脚步靠过去,试图趁他不注意给对方一个惊喜。

  “……方锐?”

  林敬言在方锐还剩几步就要靠过来的时候突然抬头,带了点疑问语气唤了他的名字。沉浸于“不动声色吓林大大一跳”这个想法无法自拔,并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如何尽可能轻地走过去不被发现的方锐反倒被这一声吓得一激灵,继而十分不甘心地抬起头几步跑过去单手搭上林敬言的肩。

  “老林不厚道啊,怎么发现我过来的?”

  “直觉吧……”林敬言收了手机,“目标太大,想不注意都难。”

  方锐放下手,跟他并排穿过一层一层人群往家走去。“啧,林大大真不会说话……怎么着这个时候也得来一句什么我们心有灵犀,不抬头也能感受到你就在附近之类的吧。你这样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林敬言听着这小孩儿不知道从什么言情小说看来的句子,突然笑出了声。他收了手机,看着身边这个永远学不会好好拉拉链,大冷天敞着校服怀插着手的大型宝宝:“承蒙方锐大大关心了,林某沉迷学业,暂没有这个想法。”想了想又问,“你冷不冷?这都二三度了还敞着衣服,小心感冒。”

  “林大大真是关心我,那冷怎么办……你帮我捂捂手啊?”方锐侧过头看着林敬言的眼睛,目光里尽是狡黠的笑意。

  林敬言看得一愣,又想起自己酝酿已久已经成型了的那个决定,突然有些无法说出任何玩笑或是拒绝的话。于是他叹了口气,把手从身侧的衣袋中抽出,拉过方锐的手扣着。有些凉,但没办法,谁叫这个小孩儿不好好系校服拉链。

  余晖的最后一点倔强终是抵不过时间推移带给这个世界的睡意,沉沉落入地平线下的夜幕笼罩。方锐突然特别开心,开心到忍不住勾起嘴角的地步,他扬了声音笑起来,看向身边的室友:

  “林大大真是体贴啊。这么贴心的话,介不介意帮我暖个床啊?”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