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归

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林方】Essential(3)

第二发~

————————————————————
3.伴一方入睡

Essential.3伴一方入睡

  说是暖床,实际就是去林敬言屋里蹭他的电热毯。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知道他有这种外挂一般的东西之后,方锐就找各种理由三天两头往他屋里跑,他也不会拒绝,算是默许了这种行为。一来方锐不会为难人,他要是不愿意,哪怕有一次透漏出一点不情愿,方锐就不会再提出类似的要求;二来没来暖气确实冷,他并不反感,甚至晚上降温得厉害还会主动询问对方要不要过来和他一起睡。

  方锐最近为了考试睡得不多,热水淋得他眼皮有点打架。走出白气氤氲的浴室后,眼前的事物刚刚恢复清明,方才洗过没有擦净的身体上还残留着一些水痕,开门时扑面而来的微凉空气和身后熏人的热度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对比。林敬言在他前面洗完,此刻正穿着一身浅灰色的棉质家居服,抱着平板靠在床头看课件。最上面两颗扣子随意敞着,脖颈下面露出的线条漂亮的锁骨没在阴影中;头发没有干透,残留的水分汇聚凝结在发梢滴落,顺着胸膛起伏流畅的线条滑入家居服看不到的地方,洇湿布料留下一块略深的灰色。林敬言没有戴他那副平光镜,垂着眼专心盯着屏幕的样子认真而柔和。

  可能是有点洗太久了……方锐搓了搓自己的脸,浴室外冰凉的空气让在热水中浸得炙热的身体都降温了不少。还没来气,再这么晾着会感冒,他裹着浴巾几步走到床边钻进被窝,将还有些水汽的身子整个严严埋进柔软的丝织物里。

  “洗完了?”感觉到身边的被褥陷下去一块,林敬言没抬头问道。

  “嗯……”已经被电热毯捂过的被子里舒服极了,温暖包围着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叫喧着酸乏的睡意。资本主义真是磨人斗志……方锐闭着眼睛翻了个身,还在滴水的发梢纠缠着枕头表面的纤维,“老林帮我拿下睡衣呗,进去的时候忘拿换的了……就,在我那屋衣柜里,一打开就能看见。”

  林敬言把目光从屏幕上移下来,看了看身边那人露在外面写满睡意的半张脸,无可奈何地起身:“好,之前那套顺便给你扔洗衣机里?明天周日记得洗出来,天冷衣服不爱干。”

  方锐闭眼窝在床上静静听着,一边自以为不动声色地向林敬言刚刚躺过的热源又挪了挪。

  “嗯……好,那麻烦林大大了。”

  林敬言拿睡衣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条毛巾。睡衣是浴袍式的,略长,方锐爬起来时只随意往身上一披,敛了敛怀,又把腰封松松缠上,正欲躺下接着梦会周公却被人拍了拍肩示意转过去,接着一条毛巾便覆上了头顶,裹着头发不轻不重地揉搓起来。

  “头发湿着睡要着凉的。”

  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方锐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后便任人宰割。“那用吹风机呀?这么擦多慢。”

  “总用吹风机怕你脱发啊方锐大大,反正又不急。”

  “啧啧,不愧是林大大。咱这儿还年轻人,真没注意过这些。”

  ……真能耐,我也没比你大几岁。林敬言腹诽,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手上动作没停,却不再去逗眼前困得快趴下的小孩儿,只是更加放缓了手上的力道。他知道方锐最近整个人绷着一条弦确实累得够呛,谁不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都理解得很。

  夜已深寂,卧室里只开一盏颜色不算明亮的床头灯,橙黄柔和的光线朦朦胧胧打出一片阴影,将两个人的身影牢牢罩了进去,空气里漂浮着一层湿润的水汽,混着沐浴乳清淡好闻的气息,在笼着昏暗灯光的房间中纠葛着。

  如果忽略方锐周身无声叫喧着的睡眠气场,这确实是十分温馨的气氛。而林敬言的动作恰到好处,指尖的温度隔着有些潮湿的毛巾不紧不慢地传来,就很容易让人放松,连同精神活动也一并变得简单而慵懒。

所以在头顶的毛巾和温度移开之后,方锐竟很没出息地生出一瞬条件反射般的恋恋不舍来。他偏过头,看到林敬言正把毛巾往床头的架子上挂,枕边的桌台上堆着插上耳机的平板电脑和专业课教材,摊开的一页满是各种颜色的注记勾画,其间盘踞着他看不懂也一辈子不想看懂的电路图。

他突然觉得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困了,虽然仍然抬不起眼皮,但脑子已经清醒了不少。这让他又萌生出跑去隔壁书房背书的年头了。

“擦完了?”

“擦完了,还有点湿,不过不碍事,待会儿干了。”林敬言伸手拿过平板理胡乱缠在一起的耳机,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看见方锐正坐在床上盯着他手里的书。于是顿了顿,补充道:“……你困了先睡吧,衣服都换下来了,今天就先好好歇歇。”

被人戳中心思也不好再开口了,方锐认命地把自己埋回被褥里裹成一个茧蛹,只留个脑袋在外面盯着他的室友:“那你呢?”

“我再看一会儿课件,也马上了。”林敬言对上方锐望向自己那一双充盈着睡意的眼睛,莫名觉得这个小孩有时候真的可爱得有点犯规。他伸手揉了揉露在外面毛绒绒的脑袋:“我把灯光调暗点,觉得晃眼就跟我讲。你先休息吧。”

被突如其来的摸头杀聊了个正着,方锐把脸又往被子里埋了埋,嘴上却一点亏都不带吃地还回去:“林大大哄小孩子啊这是?”

“哪里哪里,方锐大大本身就是小孩子。”

方锐抬起头本想超凶地怼人,却见对方已经插上耳机按亮了屏幕,便重新老老实实地躺回去,闭上眼睛不再言语。眼睑挡出的一片黑暗中,方才被压下去的疲倦如潮水般缓缓漫了上来,也再提不起精神说些什么。但出乎他意料地,居然过了好些时候都没能成功入梦,其间他听到身边隐约传来纸张翻动和笔尖滑动的声音,灯光暗下去一些。

他有些烦躁,却因为不是在自己床上并不敢随意翻身,怕打扰了林敬言给人添麻烦——他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睡不着,又因为顾及着自己做出一起关灯睡觉的退让。于是他偷偷将头埋进枕头里,极轻声地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以便快些入睡。

然而接着身旁的灯就被关掉了——闭了眼后仍会感受到的光线彻底消失,这一次是绝对的黑暗。他听到了平板放回床头桌上的碰撞声,然后身边的被褥动了动,林敬言背对着他在一边躺了下来。

他忍了好久,终于没忍住唤了林敬言一声,却仍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没有移动:“老林……你课件看完了?”

“没有,但看你睡不着……反正是周六,明天再看没关系的。”

方锐下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我没睡的?我装得挺好的呀。”

身后传来一声带笑的叹气声,方锐觉得自己心跳有点沉,翻身朝向林敬言紧张兮兮地盯着黑暗中的那团影子看,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在担心什么事。毕竟林敬言从不会让人为难。

“太僵硬了,一动都不动的。你真睡着的时候哪有这么老实……”林敬言没有转过身,却像是已经把人搂在怀里低声耳语那样温和,缓下声音说:“别怕,你没有给我添麻烦。安心睡吧,要是失眠了明早会头疼的……”

又顿了顿,补充了一句:“等明天早上起来,我和你说个事。”

方锐怔怔地盯着黑暗中林敬言的后背,方才所有的担心焦虑瞬间被满满的安定感记挤得无影无踪。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闭上了眼,向林敬言的方向挪了挪,在心底默默道了谢,放任自己完全放空地沉入梦境——而他当然没有看见另一边林敬言皱起了眉又再次舒展,而且悄悄弯起了嘴角。

  他沉入梦境之前也不会知道,因为明天要说的那件事,他们可能会即将分开一段时间了。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