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归

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喻黄】落差

#喻文州210生日快乐!#
昨儿晚上拼死拼活赶出来一个生贺……因为实在不赶趟重新写了,其实是一个半年前的旧稿重置炒冷饭。不过重在心意嘛x
重置的时候边打字边在死循环夏木樱的《天生风流》,一遍感慨我去年写的都什么鬼东西,一边默默地想,真好啊,能知道喻文州这个存在。
或算或计或谋
人叹战场风雨
我笑天生风流
这大概就是你没错了。不卑不亢,不怒不哀,走过万千风雨交加,穿过无数黑夜,步履从容,笑容平和。
十八岁的小喻队,生日快乐。不要怕,继续这样坚定的走下去吧,后面的后面,还有一整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在等着你呢!

————————————————
【以下生贺,喻黄喻校园paro。半年前炒冷饭重置版,题目我瞎起的。画风诡异思维混乱,小学生文笔,招待不周】

下午的阳光明媚却也稀薄,浅浅地铺在塑胶跑道上,却意外晃得人眼睛发疼。初春的天气已经有了回暖的迹象,绿化带的泥土中染了隐隐藏起的绿意,尚没有生出看得见的叶芽。空气中仍然有丝丝凉意,本应该是穿外套的季节,但在跑道上一圈圈从密集跑到分散的学生却无一例外穿着校服下面的单衣。被抛弃的校服在跑道中间的人工草坪上洋洋洒洒摊开一片,有身体不好跑不了步的学生站在边上,怀里抱着几乎把整个人遮住的一大团衣服,远远望去倒也是一种别样的景致。

  “每次这个时候我都在想还不如让老师把体育课占了……”黄少天缓了几步与喻文州并排,边跑边说。已经是第三圈的后半程,虽然做不到语速如常,但他的气息仍然很稳,还能腾出多余的力气来说长句子。一些体质不好的女生已经一边相互扶着一边沿着内侧跑道慢慢走了起来,还跑着的也有很大一部分在体力极限附近挣扎,脸上带着移动表情包一般的狰狞神色。在这种大环境下,像黄少天这样从容如常的人显得无比伟大,让一些痛苦挣扎的人看着看着心中就油然而生一种难得真诚的敬意。

  喻文州没有回应,虽然他也是还能以正常速度和呼吸频率跑步的少数人之一,但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分出来听他说话了,只能勉强回过头冲黄少天笑了笑,表示自己有听到他说的话。他的胸口已经开始有些发闷,脚步也愈发沉重,估计一会儿停下来之后还有他好受的。不过还好,只剩一圈了……

  黄少天在得到回应后看他确实没有力气搭理自己就径直跑开了。喻文州看着前面穿着白色单衣渐渐跑远的身影,有些宽大的衣衫被风兜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闭了闭眼,将目光投向远方云层间透出的稀薄的阳光和苍茫的天空,迈开有些疲惫的步伐向前跑去。

  开学一个月以来,他一直努力让自己适应实验班的环境。才是高一,课程不紧,大致的速度和节奏与他从前的班级并没有什么区别,最主要的不过是心理压力。不同于平行班的良莠不齐,实验班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地区的尖子。在平行班及格都已经相当不错的卷子放在实验班八十都是平均分,像是黄少天这样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更是什么都冲着前面使劲,无论考试还是练习,他总是做得无比完美。而在耀眼光源身边的喻文州,更是觉得自己那垫底的实力简直不够看,曾经在平行班时就算再怎么低调也遮不住的数一数二的优秀,在实验班里也像是再平凡不过的资质,好学生从小当到大的他这回也是第一次体会到班级最末梯队让人无处遁形的煎熬。

  长时间状态不理想控制不住的自我怀疑,无论如何努力总也提不上来的理科成绩,与黄少天之间明晃晃的刺眼落差,不被重视像是被孤立一样的难受心情……特别是在他情绪不对时,黄少天目光中投来的真心实意的担忧与关切,无不让他的内心波涛汹涌。

  他再如何冷静从容终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对比的落差和好强的心像是两股对冲的锋面气旋,不时搅动着他的情绪。

  不过他也是幸运的,黄少天对他真的很好,没有因为层次差距而疏远,反而对他很是照顾,在相处中越发要好,有一些他没有理解的题还会主动凑过来给他讲,放学吃饭都是同进同出,前桌的一个女生甚至还向他透露说黄少天之前在班级虽然活跃,但也没见他跟谁好到这种程度。喻文州很感谢他,同时也越发努力。

  追赶着光源前行,内心变成光的决心也就越发坚定。

  他希望终有一天能够同他并肩。

  跑过终点的那一刻,他的眼前一阵发黑,惯性奔跑下胸腔中被压下去的火辣辣的灼痛也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口中泛上一股令人不舒服的腥甜,他感觉这次似乎用力过猛了,平时体育课当然也会很累,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支持不住。双腿在剧烈运动后突然脱力,他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想象中与操场坚硬地面的亲密接触并没有发生,他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黄少天一手紧紧搂着他的身子,一手拿着校服给他披上,在他耳边轻声唤道:

  “文州……没事吧文州?你先别坐下,我扶你走两圈缓一缓……腿肯定疼得站不住,你先别太用力,靠我身上,等好一点再坐下歇。”

  黄少天看向他的目光满满是安慰与担心,语气也是难得的轻缓,生怕吵到自己的好友让他更加难受,但喻文州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少年的骨架尚没有硬朗,不过足够坚实,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伴着一点湿润的潮意。他苦笑,心下却熨帖得很,也不再逞强,靠在黄少天身上慢慢走动起来。

  黄少天小心翼翼扶着他绕跑道里侧行走,初春带着凉意却已经温柔起来的风拂过两人的衣襟,又安静地流走,空气中有塑胶跑道的气味,枝杈间麻雀婉转而短促的鸣叫随着风飘到两人身边。黄少天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同喻文州说着话,一来他本身就闲不住,二来也是为了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好让他不那么难受。

  等到喻文州差不多不用借力走动的时候,他们便在草坪上找了片空地坐下。喻文州将头埋进臂弯里调整着呼吸,黄少天也不再吵他,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好些没?”黄少天阻止了喻文州想要抬头起来说些什么的动作,从身侧拿起一瓶水塞到对方手上:“先喝点水。”

  喻文州嗓子也确实干得厉害,便没有推拒,拧开瓶盖仰头喝下几口,清凉的水流入体内,又有风吹过他鬓角汗湿的发丝,让他感觉好了不少。待喘匀了气,他开口,声音仍然带着一点干涩的哑:“谢谢你。”

  “谢什么,跟我还那么客气。你也真是的,又没有老师管又不用测时间你那么拼干什么,跑完多难受。诶文州你用不用再喝点?看你就抿那么一口怎么够?没事我又不嫌弃你……”

  也许是喻文州的脸色真的好了不少,黄少天脸上的神情明显比刚才轻松多了,松了一口气一样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大串,上扬的眉眼线条特别好看,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活力和张扬。

  喻文州看着,不由得温温笑了出来:“我没事了,谢谢少天这么关心我呀……”顿了顿,又垂下眼,声音轻得带了一点叹息的意味:

  “少天这么厉害,我也不想落下啊……”

  黄少天一愣。风势骤起,尘埃飞扬。

  半晌沉默。最后是黄少天突然笑了出来,单手搂上喻文州的肩,神情明亮:

  “文州你别担心,你肯定会追上我的!我跟你说我看人特别准,你很厉害的!只要你上来了肯定比所有人都强,有困难的话……这不还有我呢吗,相信我文州!我感觉你肯定会变得比我更厉害的!”

  一番话说得十分肯定,好像喻文州已经是和他一个层次的人一样,那时的黄少天当然没能预料到后来的种种,也不可能知道后来的喻文州真的成了班里长居高位的一员,与他不分上下的存在。他那时只知道这个人真的特别特别好,特别特别努力,他希望并且相信那个人总有一天一定会看到与自己相同的风景。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站在顶峰,哪怕你还在山腰上努力爬行,我也会把你拉上来,让你看到我所能看到的一切。

  我想和你一起站在顶峰,哪怕我还在山腰奋力攀登,我也会尽我所能,朝着山顶透出一角的光芒,登上那个巅峰。

  喻文州当然不会知道黄少天心里暗暗下的决定,那一瞬间却同样这样想着。老师开始招呼瘫在地上一片又一片的学生站排下课,喻文州起身的时候把黄少天带了起来,他的腿还有些软,但自从开学以来,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

  自己能够来到实验班真是太好了。他这样想。

  黄少天还在他身后叫唤着什么,喻文州勾起嘴角。自己起身时的那句话,他应该没听到吧。

  阳光将两个少年的影子长长托在他们身后,而他们迎着光,走向人声鼎沸。

  喻文州说:“我相信你,少天。”

——end

喻总十八岁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