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归

心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林方】Essential(1)

*是想写成十题,然而有没有下文我也不知道
*梗来自列表一只很棒的方,经本人同意后成文
*梗完全原创
*本意只为满足私心,setting方面极不严谨,bug一堆,可能以后会修
*下面是设定和梗……暂定是这样
【paro.考研工科林x高二文科锐

  setting.合租背景                】

1.回家时带着凉气的拥抱

2.没有暖气时互相捂热冰凉的手

3.伴一方如睡

4.疲惫时落在太阳穴上的按摩

5.双向等待

6.过往所致的共情

7.你走的都是我走过的路

8.休假是难得的安逸

9.追随你的光

10.有关宵夜的理性探讨

*没有问题的话下面开始吧☆
——————————————————————
〔——There is always a person in your life,who may not make a big difference,but must be essential.〕

  
1.回家时带着凉气的拥抱
 
  那人听到敲门声来给他开门时,方锐在玄关有些暗黄的小灯中捕捉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归的惊讶,可能会有一丝几不可察的欣喜,但光线微弱,很遗憾地没能看清。于是他露出一个计划得逞后心满意足的笑,不管不顾自己一身从外头带回来的凉气,带上门扎进林敬言怀里。

 

  北京时间,夜晚九点二十三分。

 

  这个时间回家对于方锐来说实在是太早了,以往这个时候,他还坐在安静到落针可闻的教室里没有放学。今天下了大晚之后,他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打一通毫无营养的电话给林敬言,在挤满学生的公交车上坚持不懈絮叨些类似“课代表惨绝人寰”之类的闲聊,为的就是提前回家给林敬言一个惊喜。毕竟他每天回去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将近十点了。

  

  “今天提前回来了……”方锐把头埋进他的肩窝,柔软的头发依着对方的脖颈轻轻磨蹭,温热的吐息随话语扫过耳边,“林大大想我没有?”

  

  被裹着外衣比自己高些的少年扑上来的时候,林敬言愣了一下,随即扬了扬嘴角,伸出双臂拥住对方散着凉气的身体,毫不介怀地给他分享自己的热度。颈边的吐息和无意带上了点黏腻的声音像一把软毛小刷子,扫得他心头泛痒。

  

  “很难得啊。”声音同平时一样温和,“今天怎么这么早了?”

  

  方锐放开林敬言,却仍然没个正形地挂在他身上:“学校施工正门封死,全校改走西门,那边离教学楼远,校领导大发慈悲……就给我们提前放了。这一周都是。”

  

  “你们算是捡漏……”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起来,“挺好的。身上这么凉,赶紧外套脱了去书房,我给你烧个暖宝。”

  

  方锐从善如流,闭了玄关的灯几步跟上来。黑暗一瞬间将狭小的空间填满,也不知他是如何准确定位并抓住林敬言的手的。

  

  “林大大真贴心。”

  

  书房里只开了书桌上一盏台灯,莹白的光轻轻笼着桌上一方不大的天地。方锐蜷腿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视线从书页翻得有些折角的课本,到摊开的习题和一边随意搁置的演算纸上密密麻麻他看不懂的字符,再到左手边喝空的玻璃杯上残留的有些干涸了的咖啡渍,最后落到了正低头背对着他在纸上写写算算的林敬言身上。

  

  房间里并不明亮,只是台灯微弱的光芒并不足以把夜照得通透。方锐将自己藏在林敬言身后那一片光亮所不及的黑暗里,听着旁边接了电源的暖宝发出类似烧水时卷着蒸汽的响声,隐隐生出一丝听上去可能不大上进的念头。其实作为合租的室友,方锐是有房门钥匙的,并也时时带在身边。他虽然性格热闹,却不是心大的人,找不到钥匙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可即使如此,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回来的时候,他总是会很执着地敲门,让书房学习的林敬言替他来开。这种看上去毫无意义甚至有些幼稚的举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只是虽然不会遭来责备和厌烦,却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忙于考研的林敬言学习,但还是控制不住想找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把他从书房叫出来罢了。

    

  他将视线撤回,偏过头看向地上暖宝提示灯发出的小小的红光,可能是由于电压不稳,在黑暗中有些明灭地晃。想着那个几乎是每天例行的拥抱,抑制不住想笑的念头,心口却被什么柔软的东西酸胀地堵成一团。谁也无法否认上学时机械性的疲惫,但也鲜少有人说无法凭借自身力量去撑过这种疲惫——毕竟与将来所要面对的形形色色相比,这样的累虽然显而易见,却也同样十分单纯。在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年纪,总能轻易找到一些用于消遣的精力来源,这么说可能会有些微妙,但每天晚上回来后那个带着凉气的拥抱,几句没话找话一样的尬聊,简直成了方锐每天在学校挣扎的电源和唯一安慰。

  

  愣神间,眼前那个小小的红点忽然熄灭。方锐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一般抬起头,却意外对上了不知何时停笔转过来望向他的林敬言的目光,看到他抬头时对他笑了笑。他逆着身后台灯的光亮,隐在一片阴影中理应看不清什么才对,但却仍然让方锐呼吸一滞。林敬言起身,帮他拔掉了暖宝的电源,接着一个散着熨帖热气的事物被塞进怀里,肩被不大的力道拍了两下。

  

  “今天带什么回来了?”

  

  方锐理了理心神顺势抱着暖宝起身:“嗯……参数方程和政治,都不难,很快的。”

  

  “那快去写吧。回屋多穿件衣服,别着凉了。写完过来告诉我一声,趁着今天时间还早,我也跟你去睡。”

  

  方锐有些惊讶地望进林敬言的眼睛,看得到深处浅浅的疲倦,但更加明显的是不躲不闪的温和,让他觉得特别温暖。于是他没再说什么,拎起脚边的书包扬起一个同往常一样极明亮的笑。光源一般,眼中似是落进了窗外枝头剪影间那一轮小小的月亮。

  

  “好。”

  

——TBC——

评论(3)

热度(16)